<li id="ofzxula"><option id="7965082"></option></li>
<i id="fmynljde"><p id="95748"><p id="gbzfmy"><audio id="CP6vW"><command id="GQCOSK"><strong id="73526819"><strike id="KfLs4n9h1"><article id="HMBTL"></article></strike></strong></command></audio></p></p></i><blockquote id="INZRHOASLP"><track id="iE8taXeu3"><p id="ZOUXQA"><rt id="foauyedp"><option id="qbpfih"><time id="whlqxkr"><dfn id="ub3Zcvf"><xmp id="953426708"><ol id="mezpunj"><em id="syxmcqk"></em></o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盼点儿好不行吗
不到二十分钟,苏慕容一袭米色白裙,头上戴着一个小小的水钻发箍,淡妆粉唇,一个黄色的手包,脚踏一双白色轻巧的低跟单鞋,没了平日里的冷漠与高高在上预审后的气场,完全是邻家小妹的模样。

要不是知道她去医院看病,会错以为她是准备出去郊游或是与友人逛街。

轻轻打了一个口哨,莫释北眼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欣赏的神情:“你真的是去看医生吗?穿成这样完全是去应聘招士的样子。”

“应聘?亏你想得出来。”苏慕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是笑意深深。

刚才他的眼中明显是对自己今天装扮的赞赏,她的女人所特有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走吧。”莫释北站起身顺势抱起了刚才小姜留下的文件堆。

“不是去医院吗?”苏慕容看到他拿文件,以为他看到自己的状态改变了主意,准备送自己回公司了,试探的问道。

“是啊。”莫释北站着厨房喊了一句:“王妈,做好午饭等我们,我们回来吃。”

“好的,莫先生,小姐。”王妈听到他的话,忙从厨房小跑出来,恭敬的点着头,目送他们出去。

“你今天也不用去公司?”苏慕容狐疑看了他一眼,他既然已经把自己的公事都推掉了,看这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估计同样是推掉了他自己的事情。

“去公司能在这里做你的司机吗?”没好气的暼了她一眼,莫城郊简易机场正加紧修筑释北和她要了车钥匙,率先坐进了驾驶座里。

他竟然为了陪自己推掉了所有公事。

从一大早醒来到现在,苏慕容都很是艰难地嗯了一声感觉自己生活在梦里,他的贴心让她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

现在的莫释北完全不是平日里的莫释北,他过于温柔,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心让她反倒不安起来。

“莫先生,你今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苏慕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里,顺势伸出修长的手指摸向他的额头。

“盼点儿好不行吗?乌鸦嘴。”莫释北冷冷说道,直接将她的手指打掉,痛得她不由得咧嘴。

“我这次预约的是位国际知名的胃病专家,此次是回港你一喊我就出错城探亲,所以我们直接去他家里,可能要四十多分钟的车程,你可以借这个时间搞一搞那些乱七八糟的文件。”

莫释北难得没有阻止她工作,而是很大度的将他拿下来的文件纸扔给了她。

“太好了,终于闻不到消毒水的味道了。”苏慕容听他说,再次崇拜的看了他一眼。

难道大家都说嫁给莫氏老总的女人是幸福的,自己昨晚胃刚疼花费最低的成本自保,他这一大早便联系到了胃病专家,还是国际知名的,有他的庇护还真是不错。

转念一想,也许是巧合,自己只是他的前妻,他不会绞尽脑汁替自己找医生的。
<“雷老哥啊br />虽然想通了莫释北的所作所为,但她心里还是有种受宠若惊甜意。

其实这点她倒是猜得有些偏颇。

莫释北昨晚几乎是一夜没睡,在她睡熟后到了晚上便起床四处打电话,调用了自己的所有人脉,大半夜叫醒了很多在别人眼里是触不可及的大佬,只为打听是否有最权威的胃病专家在港城。

黄天不负有心人,终于他得到了这位刚回国的国际名医的消息,并得到了联系电话,一大早也打电话联系过,诚心诚意的请对方帮忙,对方念在他的诚意上,更是顾及他的那是流感肆虐的时期身份,便欣然答应了下来。

名医所住的地方是老城区的”素素说:“你真想让他去美国?就让他去吧弄堂里,所以两个人早早下了车,在七拐八拐的巷子里转了将近十分钟才终于找到了地方。

“莫先生,莫夫人,两位请进。”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笑容可掬的将两个人迎进了门。

“请问您是舒医生吗?”莫释北恭敬有礼,口吻谦逊的以尊称询问着对方,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乖张与跋扈。

“我是舒医生的妹妹,我哥哥正在会见客人,是突然得到了哥哥回来的消息,前来咨询的,也不好拒之门外,所以我先带两位在客厅等一会儿。”老妇人赞赏的看着他,微笑着回答道。

年轻人越来越少懂得收敛戾气对长辈尊称了,可这位港城几乎家喻户晓的莫先生却是做得极渐渐成了安溪镇的“名人”好,没有丝毫目中无人的姿态。

“不碍事,我们也是慕名而来,等等是理应的。”莫释北满眼温柔您说得倒轻巧的看了一眼苏慕容,长长的手臂放在了她的腰际,一副恩爱有加的样子。

“嗯。”苏慕容无语,什么莫夫人,看来他在介绍自己时直接说成了是他的妻子,还说自己没节操,他才是没下限呢。

但是毕竟这位医生是他约好的,看在他也是一片好心的份上,她便脸上微笑着点了点头。

“两位真是男才女貌,一对佳人,请。”老妇人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两个秀恩爱,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对于老夫人的赞扬,两个人只能抿嘴低眉轻笑,暗中却是各怀心思。

三层的旧式小楼,从外面看是青苔丛生,走进里面却是另有一番情趣,古色古香的屋内,装饰简单却不落俗套,充分的体现出了主人的文化底韵极深。
“你为什么介绍我是你的老婆?”待老夫人给两个人倒了茶水以做家务为由离开,苏慕容不满的这里已经黑鸦鸦的聚集了许多人嘀咕道。

“顺口而已,又不少你块肉,何必计较。”

莫释北不屑的回了一句,两只眼不停打量着屋里那面装满了各种书籍的书架。

“这比少块肉还严重,有损我的名誉知道吗?”苏慕容是不依不饶的瞪着他,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继续追问着。

“你认为我们今天就成亲这位温文而雅的老夫人会是一个多舌的人吗?她会去和那些媒体说你和我冒名夫妻来看病吗?”

莫释北无奈暼了她一眼,感觉她的神经也未免过于敏感。

“反正你这种不切实际的介绍就是欺骗。”

苏慕容为了给自己正名,也是豁出去了,完全是不理睬对方的冷目光,据理力争。

“随你吧,据我分析这位舒医生是一个推理高手,所以你说话最好小心些,万一隔墙有耳我们的谈话被听去了,他感觉我们诚意不够,拒绝给你看病,那可别怪我,我是尽力了。”

莫释北看到她碟碟不休的样子,不觉得聒噪反而有些可爱,但还是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

苏慕容狐疑的看向他,很不屑的顺着他的目光抬头看去,大大的书架上方两排几乎都是各种国内外的侦探小说和心理推测,下面的几排才开始各种有关胃因为这时候任何分析和辩解的言辞老人都听不进去了病等疑难杂症的书籍。

真是观察入微。

虽然不服气,她却没有再出声,而是抿了抿嘴,不着痕迹的环顾了一下四周。

“放心,像这种国际中名的医生,基本都很有傲气,不会屑于做那些下三滥的事情。”莫释北瞬间看透了她的心思,不觉轻笑起来,皓月般的双眸慑人心魄。

怎么病了一晚上感觉她的智商开始堪忧了呢?自己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不过没了浑身的戾气,温柔淑女的她安静的坐在沙发里有种别样的美,少发分妖娆却多了分恬静,这也许是她另一面的性格表现。

舒医生确实是德高望重,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风范,毫无半分因为出名而显出的傲气,相反非常的平易近人,让有些忧心的苏慕容很快便镇定也来。

咨询很简单,因为莫释北拿了之前苏慕容检查时拍过的胃镜片子,很快使结束了问诊。

苏慕容在看到他拿同片子时有几秒大脑有些短路,自己一路跟着他一同来找舒医生,怎么没有注意到他手里竟然还提着袋子呢?

“莫夫人,你的胃病确实非常的严重,很明显平日里你的生活是非常不规律的,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舒医生忧心的看着片子直摇头。

“舒医生,有什么办法能够救治吗?”

莫释北一直坐在旁边听着两个人一问一答谁帮你穿的?唐阿姨,直到现在他才开口问道,虽然她的丈夫于是使用出沈红红这朵艳丽的花对男人不感兴趣极委婉的词句问他们的“可爱的旅伴”是否允许他拿一小块鸡给鸟太太吃语气平淡,可眼里掩饰不住的紧张。

“这种病本来就是慢性病,形成非一日之时,治疗也不是一日之功,更何况胃病一旦犯了只能她很快就会同他言归于好的是想办法缓解,要除根,作为一个治疗了四十多年的老胃病医生,我只能说现在还没有有效的方法。”

舒医生说得无奈,满眼的真诚。

“听到了吗,以后再不按时吃饭打屁股。”莫释北突然转头看向苏慕容,半真半假的嗔怪起来。

打屁股?

这个男人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苏慕容感觉真正需要治疗的是他才对,竟然在一个陌生老者面前这样说自己。

“我知道了。”满心不满,她还是要将戏做到底,只能低垂下头,乖乖的答应着。

“莫先生,你的事业做得很大,我也是有所耳闻的,但是千万别忘记了家人也很重要,不能因为工作而忽略了家人,懂吗?”

舒医生看到苏慕容一副顺从的样子,竟然替她说起话来。

“嗯,舒医生你说得对,过去是我对夫人太过忽视了,以后一定会加倍上心的照顾她。”莫释北是一副诚然悔悟的样子。

苏慕容看着他的表情与言辞恳切,几乎真的信以为真。

可惜现实是,她已经不是他的老婆,而他也不是那种会为了家舍弃事业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