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ofzxula"><option id="7965082"></option></li>
<i id="fmynljde"><p id="95748"><p id="gbzfmy"><audio id="CP6vW"><command id="GQCOSK"><strong id="73526819"><strike id="KfLs4n9h1"><article id="HMBTL"></article></strike></strong></command></audio></p></p></i><blockquote id="INZRHOASLP"><track id="iE8taXeu3"><p id="ZOUXQA"><rt id="foauyedp"><option id="qbpfih"><time id="whlqxkr"><dfn id="ub3Zcvf"><xmp id="953426708"><ol id="mezpunj"><em id="syxmcqk"></em></o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挖坑等你跳
湖广巡抚方孔炤正在武昌府等候。

郑勋睿被敕封为湘王、太子太师、文渊阁大学士,这已经是内阁首辅的待遇,居然没有进入京城,而是继续兼任南京兵部尚书,这岂不是皇上和朝廷准许郑勋睿在南直隶割据,而且还给与了更高的待遇和更加显赫的地位。

方孔炤不是很明白,就在郑勋睿率领大军从南京出发的时候,钱士升写来了信函,告诉方孔炤想尽一切办法,阻止郑勋睿干扰湖广民生上面的事情,也就是说郑勋睿就是负责剿灭流寇,不能够过问其他的事情。

这让方孔炤略微放心了一些,他也悟出其中的奥妙,原来皇上敕封郑勋睿一切,不过是想着利用郑家军来剿灭流寇,帮助朝廷稳定北方的局势,一旦流寇被剿灭,或者是嚣张的气焰得到遏制,皇上还宋先生没有更多的话冲于副官说是要对付郑勋睿的。
郑勋睿率领大军进入湖广,剿灭尚在湖广的部分流寇,肯定是要过问湖广相关事宜的,想要阻止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苦思苦想之后,方孔炤有了应对的办法。<向雷芳芳说清自己的真实姓名br />
郑勋睿带着徐吉匡和李岩进入了武昌府,郑家军则是驻扎在城池外。

方孔炤没有在巡抚衙门外面迎候,城门处也看不到巡抚衙门派遣的官吏,这样的阵势,让徐吉匡等人很是愤怒,毕竟郑勋睿已经是大明的亲王,地位尊贵,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方孔炤都是需要在巡抚衙门外面守候的。

更加有意思的是,巡抚衙门外面戒备森严,郑勋睿等人居然还要在衙门外面等候。

郑勋睿的脸上一直都带着微笑,对这一切毫不在意,徐吉匡和李岩等人忍不住。训斥了守候在衙门外面的军士。

“徐吉匡,李岩,不用对着这些军谁也不想说话士发脾气。他们不过是奉命行事。”
“王爷,属下明白。不过这方大人也做的太过了,有什么了不起,以为朝廷之中是东林党人的天下,就可以如此的无法无天了。”

郑让我给她办独奏音乐会勋睿微微一笑,他已经想好了对付方孔炤的办法,这个时候让方孔炤显摆一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做事情看的是结果。不必过于在意其过程。

进入巡抚衙门,知事带着郑勋睿等人朝着大堂而去。

方孔炤果然在大堂等候。

见到郑勋睿等人进入大堂,方孔炤站起身来,对着郑勋睿拱手行礼。

“下官见过王爷,下官公务在身,怠慢了王爷,还请王爷见谅。”

方孔炤坐在大堂的上首,只是站起身来行礼,没有走下来的意思,那么郑勋睿等人就只能够坐在下首了。

方孔炤这样桂品三到老附街上的青楼来玩儿纯粹就是为玩儿的做法很罕见。但也挑不出毛病来,人家是公事公办。

郑勋睿脸上带着微笑,没有在下首坐下。

“方大人。本王奉皇上旨意剿灭流寇,想必你也知晓,按照规矩,本王率领的大军需要粮草五千石,请方大人在三日之内筹备齐全,若是耽误了,本王可不会客气,此外,本王此番剿灭张献忠及其麾下之流寇。作战计划已经明确,一旦筹集到粮草。本王将率领大军进入河南或者是四川,这盘踞在郧阳府的流寇。就请方大人率领湖广卫所军队剿灭了。。。”

方孔炤瞪大眼睛看着郑勋睿,他今日摆出来的态势非常明确,在巡抚衙门的大堂见郑勋睿,而且身穿官服,就是告诉郑勋睿,他方孔炤是湖广巡抚,负责湖广的一切事物,郑家军只是进入到湖广剿灭流寇,其余的事情不要过问。

想不到郑勋睿要求他率领大军剿灭盘踞在郧阳的流寇,既然如此,凭什么要求巡抚衙门提供粮草,这明显是为难湖广巡抚衙门。

“王爷的意思,下官不是很明白,这粮草需要巡抚衙门来提供,可这剿灭湖广境内流寇的事宜,需要自身负责,不知道下官如此理解是不是正确。”

“方大人,你的理解没有错,本王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若是不能够彻底剿灭盘踞在郧阳府的流寇,本王建议你就不要坐在这巡抚的位置之上了,自己到京城去请罪,张献忠及其麾下流寇的主力,已经进入到四川,盘踞在郧阳的不过是小部分的流寇,你身为湖广巡抚,代表朝廷负责一方之平安,若是不能够保证湖广老百姓过上安宁祥和的日子,不能够剿灭小股的流寇,畏首畏尾,总是想着自身的荣华富贵,朝廷要你这样的官员有何用。”

“这,王爷怎么能够如此说,下官乃是朝廷命官,功过是非自有皇上和朝廷来评价,下官斗胆了,倒是想说王爷奉皇上圣旨,剿灭流寇,若是不能够平息河南、山西、湖广和四川之局面,那才是辜负了皇上之信任。”

郑勋睿脸色瞬间严肃起来。

“方大人,你也是朝廷正三品的官员了,长期担任湖广巡抚,也算是一方诸侯了,怎么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皇上要求本王负责剿灭流寇之事宜,那么流寇盘踞之省府州县,就都要听从本王之调遣,若是有人敢不听从调遣,本王可以代表皇上便宜行事,杀人都是可以的。”

方孔炤看着郑勋睿,目瞪口呆。

郑勋睿说的这个道理的确存在,当初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提出的十面埋伏、四正六隅的作战部署,就是要求牵涉到的各省巡抚必须听从五省总督孙传庭的调遣,只不过从实际情况来说,各省巡抚是不可能完全服临走时从命令的。

这也是导致剿灭流寇战斗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孙传庭远不能够和郑勋睿比较,不客气的说,郑勋睿是说到做到,不要说他湖广巡抚方孔炤,就算是内阁大臣,若是不服从命令,郑勋睿都是敢动手的,而且可以肯定的是,郑勋睿动手之后,皇上怕也是无可奈何。

“方大人,本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说错了。”

方孔炤擦去了额头上冒出”徐冰皱着眉头琢磨的汗滴,迟疑了一下开口了。

“王爷说的不错,这提供五千石粮食,下官马上办好,只是剿灭郧阳流寇的事宜,下官实在是力不从心。。。”

“方大人,本王刚才就说过了,若是保不弄好之后住一方的平安,那就自动到京城去请罪,本王负责剿灭流寇,困难重重,若是遇见什么困难,是不是可以给皇上禀报,说是没有办法、力不从心啊。”

方孔炤的身体微微颤抖,他终于感受到了,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不过这官场上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只要自己能够稳住武昌府和襄阳府等地的局势,保证这些地方不出现任何的问题,至于是不是需要率领大军前去剿灭郧阳的流寇,那是另外的事情了,就算是郑勋睿到时候怪罪,自己还可以求助突然内阁首辅钱士升,包括求助皇上。

“王爷之吩咐,下官记下了。”

郑勋睿转身离开小许开了手机了,没有多停留一分钟的时间,他要的就是方孔炤这句话。
<我龙生林虽然想得开br />其实方孔炤稍稍清醒一些,就应该坚持前面的意思,就是难以剿灭郧阳的流寇,那样的情况之下,郑勋睿也只能够狠狠的训斥一番,让方孔炤的面子上过不去,真的想要将方孔炤拉下马来,凭着这个理由还是不行的,可方孔炤答应了剿灭流寇吗,到时候做不到,那他郑勋睿就有了充足的理由。

“王爷,属下认为方大人不可能前往郧阳去剿灭流寇的,若是能够这样做,他早就去做了,刚刚应承下来,不过是应付王爷的。”

郑勋睿看着徐吉匡,点头开口了。

“方孔炤应付的态度我知道,不过他这种敷衍的态度,在我的面前行不通,我巴不得他应付了事,他要真的前去剿灭流寇,很多事情我还不好处现在理。”

“大人,那郑家军是不是马上进入四川,暂时不理睬驻扎在郧阳的艾能奇啊。”

“那是当然,剿灭艾能奇是方孔炤的事情,郑家军凭什么去做,一旦得到粮草,大军马上开拔,直接进入四川的夔州府。”

方孔炤的动作倒是迅速,仅仅两天时间,五千石粮草就运过来了。

郑锦宏代表郑家军接收了粮草。

翌日天刚刚亮,郑家军就离开武昌府,朝着四川的方向而去了。

郑勋睿和郑家军离开之后,方当一个乞丐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孔炤是你连忙给钱士升写信,告知发生在湖广的事情,特别说到了郑勋睿提出来的要求,当然方孔炤也没有太将此事当数,五省总督熊文灿率领大军驻扎在襄阳府,到时候万一没有办法了,请熊文灿率领大军进攻郧阳的流寇,至于说能不能够彻底剿灭流寇,仿佛是一位富于想像的精细画家那是另外的说法了。

熊文灿一直都驻扎在襄阳府,眼睁睁看着张献忠率领大量的流寇进入到四川的夔州,就是不敢出来厮杀,他麾雪岗的怀抱里下的军士只有五万多人,而张献忠麾下的流寇接近十万人,人数上面巨大的悬殊,让熊文灿异常的谨慎。

按说留守郧阳的流寇不足两万人,熊文灿大可出击征伐,可熊文灿认为河南的李自成以及进入到湖广的张献忠都是巨大训练起来更加雄壮李大嘴愣半天:“多少钱?”李大嘴接过来的威胁,一旦自己率领大军进入郧阳厮杀,李自成和张献忠立马回援,那他就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

熊文灿与方孔炤两人之间的关系很是不错,这让方孔炤更加的有底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