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ofzxula"><option id="7965082"></option></li>
<i id="fmynljde"><p id="95748"><p id="gbzfmy"><audio id="CP6vW"><command id="GQCOSK"><strong id="73526819"><strike id="KfLs4n9h1"><article id="HMBTL"></article></strike></strong></command></audio></p></p></i><blockquote id="INZRHOASLP"><track id="iE8taXeu3"><p id="ZOUXQA"><rt id="foauyedp"><option id="qbpfih"><time id="whlqxkr"><dfn id="ub3Zcvf"><xmp id="953426708"><ol id="mezpunj"><em id="syxmcqk"></em></o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团结还是分裂
代善估计是不错的,回到沈阳之后,皇太极开始着手整顿满人权贵集团了。

其实满人权贵集团之中,已经出现了很多的议论,这种议论表面上看不是针对皇太极的,主要的矛头指向了范文程,认为范文程用心险恶,给大清国出了一些坏主意,导致大清国这些年遭受到了很多的损失,这之中就包括此次大清国与大明朝廷议和,主动让出了广宁和西平堡等城池,让明军彻底占据了辽河以西的所有地方。

可惜皇太极一点都不糊涂,也绝不会采取转移矛盾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皇太极是强势的,其与父皇努尔哈赤一样,都是开创性的人才,大清国是皇太极一手创建起来的,这期间付出的努力,也是常人难以理解到的,皇太极对于大清国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决不允许有人损害大清国的利益,也不会允许有人威胁到他皇权的威严。

满人权贵攻击范文程,骨子里是直接指向皇太极的。

要知道不管范文程提出来什么样的建议,最终都是皇太极采纳,若是皇太极不同意,这些意见建议是不可能实施的,偏偏这些满人权贵,攻击的范围太宽了,包括皇太极采取的有待汉人的政策,都开始提出来反对意见了。

这就触及了皇太极核心的权威了。

代善回到沈阳的时候,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皇太极这段时间情绪很不好,身体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在大政殿出现,这导致满人权贵的议论更加的频繁,已经到了气势汹汹的地步。

皇太极上一次在大政殿召集诸多的满人权贵,是专门商议多铎、阿济格、阿达礼和硕托诬陷代善的走了事宜。当时的确在满人权贵之中引发了震动,不过皇太极没有要求满人权贵议论如何处置的事情,也他从来没有想过认输没有专门的处理这些人。济尔哈朗以及多尔衮这个笑话还没有完呢等人是明白的,皇太极之所以没有马上处理这件事情。是想着让大清国稳定,想着让议和的事情顺利进行下去。

可惜的大部分的满人权贵不知道其中的奥妙,还以为皇太极是默许了多铎等人闹事的行径,故而议论更加的多起来,且他们的动作愈发的过分,开始公开的攻击朝廷之中的汉人,范文程是首当其冲的。

代善回到沈阳之后,闭门不出。硕托和阿达礼等人前来请安,也被他挡在了府邸外面。

就连多铎和阿济格等人前来请罪,代善也是避而不见。

老资格的代善,早就从不同渠道得到了沈阳的诸多消息,他认为皇太极不是真正的身体不舒服,大清国与大明朝廷议和之后,大清国能够平定和稳定一段时间,这段时间皇太极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就算是身体不舒服,也会忍住的。不存在歇息的道理。

所以说皇太极所谓的身将挣来的钱全交给了哥哥嫂子体不舒服,其实是一个计谋,看看究竟有那些满人权贵这个时候会跳出来。做出对大清国不利的事情,皇徒钦甲保狂叫一声太极一旦掌握了这些情况之后,就会毫不犹豫的动手,绝不会客气的。

更加令代善郁闷的是,阿达礼和硕托居然成为了中心人物,当值日生时在大政殿没有遭遇到皇太极的惩戒,两人以为没有什么事情了,愈发的嚣张,时常与其他的满人权贵聚会商议。且对府邸里面的汉人打骂不止,丝毫不知道收敛。

硕托和阿达礼做的最为过分的事情。就是继续议论代善,对于代善代表大清国与大明朝廷议和的事情。以及八旗军撤离广宁和西平堡,让出了辽河以西所有地方的举措,是大加斥责,丝毫不留情面,也许两人这样做,是想着掩饰前面出现的错误。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代善不可能见硕托和阿达礼了,尽管一个是他的次子,一个是他的孙子,隐隐的,代善已经预料到,硕托和阿达礼可能会遭遇到重责,甚至有可能掉脑袋,此时此刻,代善想到的是护卫家族,不要让整个的家族跟随阿达礼和硕托沉沦。

代善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岂能看不出此事中间存在的危险,到了大义灭亲的时候,代善是绝不会手软的,对硕托和阿达礼的心软,就意味着对家族的狠心。

回到沈阳的三天时间,不断有人前来府邸拜访,一律被管家挡住了,代也不损失什么善以身体不适的原因,拒绝了所有人的拜访,就连多尔衮前来问候有很多的人,也没有见到代善本人。

进入到大政殿的时候,代善的心理是忐忑不安的,就好像是知道暴风雨就要来临了,却对此无能为力,只能够保证自身躲过暴风雨的冲刷。

皇太极的脸色依旧是苍白的,可神色异常的平静,根本看不出大病的模样,这让代善完全证实了自身做出来的判断。

“二哥辛苦了,朕这段时间身体有些不适,没有马上召见二哥。”

“皇上一定要保重龙体,大清国离不开i皇上。”

皇太极微微一笑,跟着开口了。

“二哥此番与大明朝廷的议和,很是成功,朕也很是高兴,我大清国的确需要时间,休养生息是一个方面,不过朕认为有比此事更加重要的事情,朕是一定要处理的。”唯有两个俄国男子站在门外聊天

代善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知道皇太极是有所指的。

“皇上考虑的都是我大清国的大事情,臣一定是鼎力支持的。”

“三天时间过去,二哥一直都是闭门谢客,想必也是知道朕想些什么的,二哥与朕曾经并肩治理这大清国,对于很多事情都是知晓的,朕也不需要遮遮掩掩,朕想着整顿一下我大清国,特别是那些满人权贵,其中有些人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一步步将我大清国推向了深渊,朕若是不出手,大清国怕是要被这些人给毁掉了。”

代善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汗滴,已经是九月底,沈阳的气候变得有些阴冷了。

“臣没有眼睛红红的想那么多,一切都是皇上做主。”

皇太极脸上早就没有了笑容。

“二哥,朕若是在满人权贵之中发难,不知道此举是不是会影响到我大清国之团结,若是有丧心病狂之人不过一切的出手,是不是会导致我大清国的分裂。”

代善的脸已经白了老四海在医院的院子里给老妈烧了些纸,他很清楚皇太极的意思,这是需要他表态,要是有满人权贵这个时候动手,甚至是造反,那么他代善究竟该怎么做,而皇太极之所以会说的如此的直接,首要的矛头无疑是指向硕托和阿达礼的。

代善慢慢的站起身,对着皇太极行礼了。

“臣忠心拥护皇上,服从一生恐怕难有第二次皇上之决定,臣认为出现问题就要整顿,决不能够姑息纵容,否则后患无穷。”

“二哥说的好,朕知道了。”

代善离开大政殿的时候,身体都微微颤抖了。

代善离开,济尔哈朗很快出现在大政殿,这个时候,皇太极的”马索罗摇摇头:“不好不好脸色缓和很多了。

“济尔哈就说朗,你认为代善会发难吗。”

“皇上,臣认为代善会服从皇上做出的所有决定。”

“嗯,朕也是这样看的,不过多尔衮和多铎就不好说了。”

济尔哈朗脸上没有什么神这是中国农村的悲哀情,顿了顿才开口。

“皇上,臣还是那个意思,此番的动作,波及面不要太宽了,惩戒少部分的人,震慑大部分的人,皇上之权威,大清国内无人能够撼动,部分的满人权贵也就是发发牢骚,但针对汉人之暴虐的行为,必须要果断制止,大清国正处于多事之秋而喝过了茶,此刻最需要的就是稳定和安抚人心,若是对汉人施暴,则大清国会迅速处于不稳定的态势,到了那个时候,郑勋睿和郑家军是肯定不会放弃这个绝佳机会的。”

“你说的不错,朕给了阿达礼和硕托时间了,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就是想着他们能够自重,可朕真的没有想到,他们居然恬不知耻,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了,如此情况之下,朕若是还不动手,岂不是放任局势恶化吗。”

济尔哈朗低下头,不再开口说话,他清楚皇太极的想法,也在中间做了无数的工作,皇太极想着彻底清除满人权贵之中的败类,这样的想法是不切合实际的,毕竟这江山都是满人权贵打下来的,若是首先对这个团体动手,恐怕真的会引发大清国巨大的动荡。
<赵老歪端起了碗br />目前的形势之我是指一个人心坚不坚定下,沈阳乃至于大清国,都处于非常微妙的境地,不少满人权贵甚至公开的责骂代善,有些满人权贵径直到范文程的府邸,在府邸外面侮辱范文程,大街上殴打和侮辱汉人的事情,更是比比皆是。

最危险的还是八旗军,都是气势汹汹,想着征伐辽东,想着入主中原。

这一切的背后,与满人权贵之中的多尔衮、多铎以及阿济格等人,都是分不开的。

可皇太极不能够直接处置多尔衮、多铎和阿济格等人,这些人在满人权贵之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势力,要是处置了这些人,大清国真的稳不住了。

也是因为这些原因,济尔哈朗劝得很苦,他知道皇太极对多尔衮等人,已经是很看不惯了,只要机会合适,就会动手,可目前机会不合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