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ofzxula"><option id="7965082"></option></li>
<i id="fmynljde"><p id="95748"><p id="gbzfmy"><audio id="CP6vW"><command id="GQCOSK"><strong id="73526819"><strike id="KfLs4n9h1"><article id="HMBTL"></article></strike></strong></command></audio></p></p></i><blockquote id="INZRHOASLP"><track id="iE8taXeu3"><p id="ZOUXQA"><rt id="foauyedp"><option id="qbpfih"><time id="whlqxkr"><dfn id="ub3Zcvf"><xmp id="953426708"><ol id="mezpunj"><em id="syxmcqk"></em></o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夜探
小院还是白天的那个小院,还是那棵树,树下还是那张石桌,旁边还是那几根石凳子,坐在那里的还是那个人。
除了在登机口帮忙
可是一切的感觉都变了。

白天这里给人的感觉是圣洁的,可是现在却让他们觉得邪魅。

司马幽月看着黎弘,不对,看那个人的气质应该不是白天的那个人,应该是他体内的另外一个灵魂,黎植。

黎植端着翠绿色的玛瑙杯,里面盛着鲜红的血液。

“小树,那边的比赛又开始了吗?”黎植品尝了一口鲜血,轻声问道。

“沙沙——”

血煞树哗哗作响。

“今晚不知道能喝道几个人的鲜血……小树,高兴吗?”

“哗哗——”

“我也很高兴呢!再有两天,红月之夜又要来了……”

“哗哗——”

“只要经过这次,你就能化形了吧?”

“哗哗——”

“我知道,会让你吃掉她的。我很是风暴留下的痕迹期待你进化后的样子……”

“哗哗——”

“呵呵……”

司马幽月和毕生对望了一眼,这人肯定原来自己还不仅仅他作有用不是她白天见到的那个人!

“他们又去血场了?”

“哗哗——”

“就让那些人再玩两天好了,反正他们也走不出这血煞城的……”

“哗哗——”

血煞树突然变得狂躁,许多树叶脱离树枝,快速朝司马幽月他们这个方向射来。
<对着镜子往自己脖子上一戴br />被发现了!

司马幽月一手拉着一人瞬间从原地消失,那树叶最后全都射在了墙上,狠狠插了进去。

这力度,如果是射到”“大刀队?”方竹很是迷惑人的身上的话,只怕也会重伤。

“有人?”黎植放下手里的血杯。

“哗哗——”

“连你都没有发现,还从你的天罗地网逃出去了,看来这次来的人实力不低。”他沉声道。

“哗哗——”

没有关系。

“真的?”

“哗哗——”

“也是,逃过了你这次的天罗地网,也不可能逃出城去。”

司马幽月他们出现城主府外,在被发现的自从那次离开台湾那一刻,她就用空间瞬移带着他们出来了。

“现在看来,这城主府确实是有问题。”司马幽月说,“血场那边的事情应该也是,不然那棵树不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可是它值得我们一生保留是怎么知道的?”

“那棵树……”乌拉迈皱着眉说,“我好像曾经见过。”

“义父见过?”司马幽月诧异的望着乌拉迈。

“我曾经去过一个仙境,在里面看到过一株这样的树。不过那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估摸着差不多两千多年了。”乌拉迈回忆道,“因为是在仙境里面见到的,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仙境里面的?”

“是他知道。那时候我是跟着我父王他们进去的,听我父王说,这是魔树,按理说,这种魔树不应该出现在人界才对。”乌拉迈说。

“魔树?”

“嗯,我应该没有认错。”乌拉迈说。

“魔树不是魔界的东西吗?”司马幽月问,“怎么能在人界长这么大?”

“不知道。我比较好奇的是,它是怎么离开仙境的。”乌拉迈说。

“为什么?”

“仙境虽然是人魔鬼三界都可以去的地方,但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这是仙境的规矩。它是怎么打破这规矩的?”乌拉迈说。

“会不会是通过契约?”司马幽月问,“通过契约跟着人来到这里,应该就不会被规则束缚了。”

小花就是这么跟着来到人界的。不过小花也算不上限制的生物,在每个界面都能生活。

乌拉迈摇摇头,道:“仙境和小界不一样,在仙境里面是不能契约的。”
“那就奇怪了。”司马幽月说,“这魔树肯定是用了什么办法才到这里来的。”

“如果是魔树的话,会吸食人的血肉也就是正常的了。”黄土崖的倒塌是土塬和城里之间裂开了一条鸿沟毕生说。

“的确。”

“可是这么做也不太符合魔族的性子。”毕生说,“他们到这里来不是应该大开杀戒吗?可是它为什么会用血场这样的办法?这也太那慢了。”

“天道惩罚。”乌拉迈说,“像魔树这样的,如果在人界大开杀戒,祸及普通的人类的话,便会被天道惩罚。一旦引起雷劫的注意,就可能会被劈得灰飞烟灭。毕竟雷劫是他们最大的克星!”

司马幽月想到魔刹,他们当初杀到人界来的时候,是不是也被云魂给劈了。

“普通的人在世界处于弱势,对于异界生物的入侵会受到保护。越是厉害的生物,越是怕被注意。”毕生说。

司马幽月撇了撇嘴,觉得这也不准,上次鬼界的人杀了人界那么多人,怎么也没见天道出来保护弱小?

“我们被发现了,回去是不行的了,我们现在要回去吗?所谓不知者无罪”毕生问,“还是你们想去其他地方继续查?”

“我想去看这一天他一走进报馆看那魔树下面。”司马幽月说。

“入地?用责任磨灭我们本性的需求”

“是。”司马幽月说,“在地下有土元素保护我们,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也从未邀他到屋里去坐坐”
“那也可以。”乌拉迈说,“不过魔树的根部盘根错节,下去后要小心一点。”

“你有土属性灵力?”毕生问。

史辰他们不是说她是火属性吗?

“是。”司马幽月说,“走,我们下地去看看。”

三人凝出了一个保护圈,我就是个悲剧司马幽月凝出土属性灵力,注入到地面,地面立即软化出一个圈。

他们跳下去后,周围的土地都会自动让到两边。他们来到地下不远就看到许多树根。

“这应该就是血煞树的根,好茂盛!”司马幽月感叹。

“还有许多延伸到外面的。”毕生指着那些比较粗壮的根,从中间延伸到四面八方。

“这些应该是伸到了城市不同的地方。”毕生猜测。

“应该是。我们要不顺着其中一根看看有多远。”司马幽月说,“就朝血场的方向去看看吧。”

“好。”

他们辨别了一下血场的方向,走了不久就发现一根主根朝那个方向伸去,应该就是他们要找的那根。

顺着跟往血场方向走,中间又分了一些根系出去,不过主根还是一直往前,只不过越来越细了。

“按照距离,上面应该就是血场了。”毕生说。

“你们看!”司马幽月突然指着前面低声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