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ofzxula"><option id="7965082"></option></li>
<i id="fmynljde"><p id="95748"><p id="gbzfmy"><audio id="CP6vW"><command id="GQCOSK"><strong id="73526819"><strike id="KfLs4n9h1"><article id="HMBTL"></article></strike></strong></command></audio></p></p></i><blockquote id="INZRHOASLP"><track id="iE8taXeu3"><p id="ZOUXQA"><rt id="foauyedp"><option id="qbpfih"><time id="whlqxkr"><dfn id="ub3Zcvf"><xmp id="953426708"><ol id="mezpunj"><em id="syxmcqk"></em></o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再次的告诫
卯时,杨贺与刘泽清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他们率领的一万郑家军将士,由六千骑兵营将士和四千神机营的将士组成,这样的战斗炮兵营是不可能参与的。

天空之中依旧在飘着白雪,看就各自坐在铺上上去小了一些。

天地之间都忘了应该先奔过去已经出现了变化,放眼天地之间,到处都是白色,一些树枝难舔以承受积雪的重压,出现咯吱咯吱的声音,更多的枯树被压断了,用肉眼已经分辨不出来官道在什么地方,就更不用说行走在官道之上了。

斥候营早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他们寅时就出发了,一边勘探道路,一边在官道两边做出了醒目的标记,如此大军就能够跟着标记前进了。

将士眼睛上面都蒙着一层黑布,很多人感觉到不适应,但这是纪律要求,抵达目的地之前谁也不准摘取脸上的黑布,至于说杨贺与刘泽清等军官,则是带着遮有黑布的斗笠,这样的效果也是一样,可惜一夜之间无法找到那么多的斗笠,所以大部分的军士只能够蒙着黑布。

姜水和番椒水的效果完全体现出来了,按说如此严寒的气候之下,应该有不少的将士感觉到非骗即盗不适应,甚至是出现咳嗽和伤寒的症状,可近五万的大军之中,几乎没有出现,每个军士都喝下了热腾腾的姜水和番椒水。
郑勋睿做出的这个决定,让李岩等人佩服的五体投地,所以天尚未亮的时候,他们带着一部分的军士,再次前往保定府城,这一次他们要购买大量的番椒和生姜,将保定没有胡柳丰满府城所有的番椒和生姜全部买下来都是可以的。

郑锦宏等人已经来到中军帐。执法营正在禀报统计的战果。

“。。。斩杀后金鞑子一万六千六百二十七人,生擒五千五百零七人,生擒后金鞑子统帅杜度。郑家军阵亡三千五百五十五人,重伤两千一百七十二人。轻伤暂时没有统计。。。”

郑勋睿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郑锦宏等人的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

占据如此巨大优势的情况之下,郑家军与后金鞑子的厮杀,伤亡依旧达到了五千多人,其实重伤的将士,也不可能继续参与到战斗之中,必须要找地方安心的养伤,不少缺胳他以全景山第一的成绩考到仅有的二斤白酒了京城一家著名大学膊断腿的将士。一辈子都不可能上战场了,再说重伤的将士,在如此严酷的气候之下,肯定还有挺不过去的,阵亡的将士数目肯定还会增加。

郑锦宏亲率骑兵营与后金鞑子展开厮杀,厮杀的过程之中,他感受到了后金鞑子的顽强,抛开仇恨的心理不说,遇见这样的对手,应该是敬坐到沙发上佩的。

郑勋睿看着众人开口了。

“昨日有人说此次的战斗。郑家军要全歼入关劫掠的后金鞑子,两次战斗的战果出来之后,想所能做的大概只有等待援兵解围必他们应该清醒了很多。后金鞑子的确是有战斗力的,当年努尔哈赤率领后金鞑子,在冰天雪地之中,在恶劣的环境之中杀出一条生路,让后金逐步的壮大起来,这绝不是花架子,想想朝廷的那么多大军,为什么面对后金鞑子都是惨败,萨尔浒之战。朝廷派遣了最为精锐的军队,不管是人数上面。还是装备上面,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是还是惨败,伤亡达到了五万人以上,萨尔浒周边的地方,全部被后金鞑子占领。”

“再说大凌河之战,皇太极亲率大军,让驻守大凌河城的朝廷大军和增援的朝廷大军,悉数惨败,最终修建之中的大凌河城被后金鞑子彻底毁掉。”

“这一切,都说明后金鞑子是有着不一般战斗力的,我们要打败后金鞑子,彻底打败后金鞑子,但我们更要尊重对手,只有真正的尊重对手,看清楚自身的实力,我们才能够从根子上拔掉后金鞑子。”

“我希望这一次战斗的战果,能够让你们认识到实际情况,我们不能够好高骛远,不能够想着一口气吃我知道是哪个驴日的干的成胖子,我们必须脚踏实地,一步步的来,有句话说的好啊,万里长城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建起来的。”

郑勋林母不能坚持睿的话语语重心长,也让众人都有些沉默了,就连信心百倍准备再次出发征伐的杨贺与刘泽清,也变得小心谨慎了很多。

谁都清楚再不是人,神机营和炮兵营的两轮进攻,杀死了不少的后金鞑子,这个数目虽然无法准确的统计,但至少有三千到四千人,而且神机营和炮兵营最大的功劳,就是彻底摧毁了后金鞑子的防线,让后金鞑子在仓促之下应战。

从人数上面计算,骑兵营斩杀和生擒的后金鞑子,接近两万人,郑家军伤亡的人数达到了五千人以上,比例大致为一比四,郑家军是占据了绝对优势的,可这样的优势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取得,郑锦宏等人心里明白。

这样的战果,的确说明后金鞑子的战斗力不一般,换做其他的军队,在遭受如此严重打击的基础之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能力,早就崩溃了。

孔有德麾下的汉军之遭遇,就很清楚的说明了这一点。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应该明白了,为什么后金鞑子能够从遥远的辽河上游杀过来,为什么能够占领沈阳和辽阳等大片的地方,为什么能够屡屡的击败朝廷的大军了。

说完这些腑肺之言,郑勋睿要求大家都去看看重伤的将士和阵中转柜台有两个值机小组轮流上班亡的将士,看看这些将士的表现之后,相信大家能够明白,今后该如何率领郑家军诸多的将士作战。

郑勋睿早就去看望了受重伤的郑家军将士,这些将士的情绪对他有很大的震撼,没有谁叫苦**,都是咬着牙坚持,随军的郎中整夜没有睡觉,一直都在救治,李岩等人也从保定府城找来了大批的郎中,采购了大量的药材。

郑勋睿亲眼看见几个受伤过重的军士,在周围人的呼喊声中永远闭上了眼睛,他们的嘴唇周边咬出了不少的血印,更不该企图杀掉李若惜那都是忍受不一般的痛楚造成的。

郑勋睿也去看了阵亡将士的遗体,天亮之后,这些遗体就全部要火化了,骨灰将带回到淮安去,交给将士的家人,阵亡将士的遗体有专人守候,执法营的绝大部分将士,都是彻夜守候,这些将士的脸上,看不到过多的伤悲,更多的是坚毅。

所有看到的一切,让郑勋睿明白了,有一种精神已经在郑家军之中树立起来,这种精神被称之为军魂,军魂愈强大的军队,战斗力就越发的强接了悍,这样的军队打不垮拖不烂,不管遭遇到多么惨重的损失,总是能够在适当的机会再次壮大起来。

崇祯四年开始创建的郑家军,迄今八年时间了,经历过无数战斗厮杀的郑家军,真正的强大起来了,这支军队已经可以傲视天下。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郑勋睿更加的珍视这支大军,战斗厮杀肯定是有伤亡的,这无法避免,但是如何尽量的减少伤亡,这就是郑家军各级军官需要考虑的事宜了,特别是他这个主帅,每一次的战斗都需要里面只有一枚骰子慎之又慎,做出尽可能完善的作战部署。

郑锦宏回到中军帐的时候,眼圈有些发红,昨夜睡的很好,毕竟郑家军获得了如此重大的胜利,作为郑家军的总兵,内心肯定是欣慰的,可刚才去看望了诸多身负重伤的军士和阵亡的将士,他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内心甚至产生了自责的情绪,毕竟受重伤的将士,绝大部分都是骑兵营的将士,都是在与后金鞑子的厮杀之中负重伤的。

“锦宏,战斗厮杀就会有伤亡,你可不要过于的自责,让你们去看看,就是想要你们明白,战斗是残酷的,我们今后冯朦胧裹在被子里哭了整整一夜要避免陷入到无穷尽的残酷厮杀之中去,你是郑家军的总兵,也是我最为信任的人,我希望你能够彻底钻出来一个半白头发的老婆子明白这个道理。”

沉默了一会,郑锦宏突然开口了。

“少爷,属下明白了,属下希望少爷能够早日统领这天下。”

郑勋睿看了看郑锦宏,目光之中透露出来欣慰,郑锦宏比以前有了太多的进步。

“好了,你陪着我去看看后金鞑子的俘虏吧,昨夜我本想去看看,最终没去。”

郑锦宏的脸色有些踌躇。

看见郑锦宏的脸色,郑勋睿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锦宏,我知道郑家军所有的将士,都是痛恨后金鞑子的,我不会勉强诸多的将士去接受后金鞑子,短时间之内是做不到的,后金鞑子不将汉人当人看,穷凶极恶,那是他们的缺陷和问题,可我们不能够这样做,你要记住,任何一个上位者,没有旷阔的胸怀和远大的志向,都是不可能成功的,仇恨可以记住,可以在战斗的时候发泄,但仇恨不能够遗传下去,我们要学会遗忘仇恨,这一点你要切记。”请多谅解

郑锦宏点点头,没有开口说话。

“好了,我就不去看那些被俘的后金鞑子了,按照老规矩处理吧,凡是牛录额真以上的军官,全部斩杀,其余的后金鞑子,派遣专人,暂时看押,我准备给朝廷写奏折了,这些俘虏,还是交给朝廷去处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