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ofzxula"><option id="7965082"></option></li>
<i id="fmynljde"><p id="95748"><p id="gbzfmy"><audio id="CP6vW"><command id="GQCOSK"><strong id="73526819"><strike id="KfLs4n9h1"><article id="HMBTL"></article></strike></strong></command></audio></p></p></i><blockquote id="INZRHOASLP"><track id="iE8taXeu3"><p id="ZOUXQA"><rt id="foauyedp"><option id="qbpfih"><time id="whlqxkr"><dfn id="ub3Zcvf"><xmp id="953426708"><ol id="mezpunj"><em id="syxmcqk"></em></o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身体不适
“慕容,你决定好……跟他在一起了?”

她柔和的笑了一下,“对啊,他向我告白了,我们挑明了心意,现在过的很幸福。”

李致看着她幸福的样子,心里却泛起一丝苦涩。

“我们以后还可以做朋友,对么?”

他直直的看着她,带着一丝祈求的语气,生怕她会反感又开始冷漠。

苏慕容看着他这样,有些不忍心太冷漠,但她本身也不是个喜欢暧昧的女人。

最后她只是沉默了。

没有拒绝没有答应。

李致却是释然的笑了笑,“你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

“李致……其实……”苏慕容正欲说什么,他忽然打断她的话。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刚才说的话也别无用心,只是很欣赏你的性格而已。”

“……”

“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苏慕容看他略微急切的为自己解释,最后也只是笑了笑,淡淡的笑容,似乎对他的话无感。

李致见此,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很快就转移话操练之中题,“我在莫家的时候可是听说老爷子给莫释北安排了一位未婚妻,具体名字我还不知柏拉图的精神之恋道叫什么,但你可要提防点。”
<结果我们越来越让人揪心感冒了br />苏慕容噗嗤一声笑出来,“没想到你还这么了解女人。”

“我只是担心你。”

“我知道的,这些我比你懂,放心吧。”

听到她的话,李致才悄悄松了一口气,看着她脸上洋溢的幸福笑容,心一阵悸动,缓缓起身,“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工作别太辛苦,累到了就得不偿失了。”小姐的严厉是装出来的

其实苏慕人们鼓起掌容觉得李致这个人蛮温柔体贴的,如果不是他是恻隐之心,她还是很乐意交这位异性伙伴。

“你也是,谢谢你这次的帮忙。”她也站起来,看着他莞尔一笑,“我送你出去。”

送完李致,回来的时候,苏慕容在公司楼下不从秋末一直到初夏由地打了一个哈欠。

也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苏慕容最近总是觉得有些累。

上楼的时候,恰好看见一席挂脖长裙的顾念从电梯里下来,见苏慕容面无表情,顾念微微一笑,说道:“好久不见。”
<这来头可不小br />苏慕容点了点头,语气淡淡地说道:“顾小姐是过来面试的?”

谈起工作,顾念的下巴也微微扬了起来,她在莫释北面前放下了高傲,但是在工作上,她还是十分自信的。

“只是过来洽谈一下,具体的事情还等回去和经济公司商量一下,不过我倒是挺期待与慕容你合不愿意再三地被斥为"高攀"作的。”苏慕容露出浅浅地微笑,说完还象征性地朝苏慕容伸出了手。

见此,苏慕容也只好伸出了手,蜻蜓点水似的碰了一下,便又收了回来。

顾念也不介意,脸上依旧带着甜甜的笑容,说道:“刚刚过来,发现苏氏现在也挺不错的,看来释北哥挺关照你的,这样也好,现在你也怀孕了,要是还这么累了,连我都看不过去了。”
说完,顾念就兀自捂着嘴笑了起来,苏慕容心里却是对顾念这话心有芥蒂,虽然莫释北从中帮自己不少,但是更多的还是她自身的努力,她不希望这么快就被人贴上标签。

“现在国内能和顾小姐人气相比的知道王玉菊和孩子昨晚是住在家里的明星,怕是也找不到第二个了,要是顾小姐能和我们合作,那我自然也是欢迎。”

说句心里话,苏慕容并不想天天都看见顾念。

可是为了大局着想,为了苏氏打出名气,她不得不这么做,当然还得顾念愿意。

顾念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似乎她总是这么笑着,明明让人觉得十分虚伪,可她依旧乐此不疲。

对于苏慕容的赞扬,顾念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说起两个人都觉得酒喝得有点猛了来,我们也是朋友了,对吧,若是可以,我自然也愿意和苏氏合作的。”

“那就先这样,不打扰顾小姐了。”

苏慕容说完,不由地打了一个哈欠,估计是中午了,她也要午休了吧。

顾念见苏慕容一脸倦容,脸上也不由地露出一丝关心的表情,连忙问道:“慕容,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还是要多注意身体啊。”

苏慕容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待苏慕容进了电梯之后,顾念脸上的笑容才慢慢地阴沉下来。

那原本精致的瓜子脸,此刻却再也看不到刚才的甜美,她吹了吹自己的指甲,嘴角划过一丝冷笑。

似乎,已经起到灿芳只是一个劲地笑而不答作用了呢,那么自己就静观其变吧。

苏慕容上去之后,就直”何立坤扔了棋子对章书记说接在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儿。

本来她只是打算躺躺,稍微休息一下,没想到居然是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上还多了一条毛毯。

苏慕容微微蹙眉,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小姜推门而入,就看到苏慕容醒了,便笑着说道:“刚好我泡了一杯蜂蜜,苏总你喝吧。”

苏慕容摇了摇头,她现在一点食欲都没有,就说道:“刚才我怎么睡着了,你也不叫我。”

“苏总,休息这么一小会儿,苏氏也不会跑了呀。”小姜笑着打趣道。

“去把之前下面交上来的报表我看看,体育场那边具体事宜已经准备好了吗?”苏慕容稍作休息,就又立马投入到工作之中。

小姜连忙从办公桌上把苏慕容想要的资料全都拿了过来,随后又依次排开,笑着说道:“这次的赞助商是顾氏,那边也给我们提供了不少的便利。”

“除了这块场地交由我们负责以外,恩……还有这边,苏总您看这儿,这是体育馆那边给的招标指令,他们的体育器材加工也交到我们这边。”

小姜已经提前过目了一遍,这会儿也有自己的想法,她说道:“前面的场地我们已经有专门的项目组在负责,倒是器材加工这块,说实话油水很大。”

苏慕容自然也明白这一点,直接从小姜手里拿过来,仔细地看了一遍,末了她才说道:“有没有这个可能,我是说直接在国内生产,并不是单纯的零件加工。”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可……

小姜明显地一愣,这一点她是想都没敢想,她有些犹豫地说道:“苏总,关于这方面的材料,怕不是一般的器械材料……”

“之前我有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说是那些材料都是航天材料,在这方面,做的最好的应该是东南企业,他们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出口生意。”

“东南企业?”苏慕容不由地追问了一句。

小姜点了点头,说道:“这批材料都是从国外销售过来的,即使人家同意在国内生产,那首先想到合作的公司,也肯定是东南。”

这么说,苏氏是没有一点机会了。

苏慕容不由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的确,苏氏在这方面的力量显得稍有些单薄。

虽然她们一直接触体育用品,但做的都是后期加工,至于前期工作,做到一条龙服务,还是一片空白。

可苏慕容一旦动了这个脑子,就不愿意再轻易否决掉了。

苏氏如今已经步入正轨,光曲贞在六十岁以后正逢清廷末路靠之前的企业合作怕是已经不够用了,她必须要找到一个新的突破口,而器械生产这一块,无疑是个契机。

“你去把东南企业近几年研发的材料,还有体育用品的于是长啸一声凌空一跳资料发过来,对了,你要是下午没事,直接去市场采购,我倒要看看,和一般的有什么不同。”

苏慕容直接发号施令说道,小姜一听,也知道苏慕容是动了真的心思。

可小姜的脸上,还是露出几分不可置信,她再次确认到:“苏总,你真的打算朝这方面发展?”

“怎么,有问题?”苏慕容莞尔一笑,笑得格外自信。

小姜连忙摇了摇头,说道:“苏总,这些事情我会安排人去做,只是,您真的考虑好了,目前在国内这方面的技术还属于领先技术……”

“小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犹豫不决了。”

“你在我身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看我像是信口开河的人吗?”

“任何事情还没有上手,你就开始退却了,这样如何为苏氏谋出一条新路?”

苏慕容一连好几个反问,跟开机关枪似得一口气说了出来,小姜在旁边张了张嘴,半天无话。

是啊,苏总的性格她不是最了解的么,从苏氏最艰苦的岁月,她一路跟着走来。

曾经,她们不也遇到很多棘手的问题么,但是苏总一直都是保持着乐观,自信的笑容,这才一路坚持下来。

最终,小姜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她笑着点头,说道:“苏总,我知道了,看来是我思想落后了,有些跟不上您的步伐了。”
都这样
“只要你好好跟着我干,就觉得能和我一起看到苏氏的美好明天!”

苏慕容这番话,在成为俘虏前与其说是给小姜打气,倒不如说是在给她自己加油鼓劲。

她现在这话虽然说得漂亮,可是她自己心里着实没有底,关于对方生产器械材料是什么,她都还没有弄清楚。

见小姜还在发呆,苏慕容忍不住催促,说道:“还不快去,今天下午我就要东南企业的全部材料。”

“我知道了,苏总。”

小姜脸上再次恢复了活力与激情,是啊,自己都还没有尝试的事情,干嘛总是觉得不可能。